搞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什么

2019-08-26 10:39

我们听过作家、画家、音乐家,但是有一种人叫旅行家,可能大家没听说过。什么叫“旅行家”呢?就是靠旅行也能养家。以前我不是很明白,我想旅行都是花钱的,怎么能养家呢?最近我明白了,现在每年都有一些人成为某些国家的旅游大使,就是到那些国家免费吃、免费喝,全都是去最好的地方,享用最好吃的食物,还有钱拿。照这样发展下去,如果每年旅游四五个国家的话,不用干其他活,靠旅游就足以养活自己了,这就是旅行家。

  那么,为什么靠旅行能够养家?最重要的就是爱旅行,你有事没事,在没人给你钱的时候,自己花钱也去旅行,这很重要。喜欢某个东西的人有一个特点,就是没人给你钱,你自己花钱也会去干。有些人总是说:“我其实特喜欢这个,但没钱哪。”你怎么能证明你喜欢这个?就是你没钱的时候哪怕借钱也要干这个。

  以前我开调查公司的时候也没钱,但是我就是喜欢干这个。怎么证明我的热爱呢?我们总共只有那点儿钱,都把它投进去做民意调查了;但做民意调查是不赚钱的,而且还要往里搭钱。你要知道,调查公司就跟皮包公司一样,在开始的时候,因为没什么钱也没什么人,一个电话、一台电脑、一个传真机就开干了,还没办公桌呢。所以那个时候,怎么能证明我们这个公司是可靠的呢?

  比如一个项目人家给你十万元钱,人家就会想,你这个公司总共加起来才几万元钱,给你十万元钱你揣到包里跑了怎么办,因为你没有信用啊。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你的信用呢?就是别人问:“哎,为什么你们公司不是很大但是很有名呢?”我说:“因为我们做了很多民意调查。”“做民意调查是谁给你的钱啊?”“没人给我们钱,我们自己拿钱干的。”人家就会说:“哎,这个靠谱。”为什么呢?这个公司自己的那点儿钱全部投进去干这个,可见给他钱,他轻易不会走的。“这帮家伙就想干这个!”人家感觉得出来。

  很多同学都说:“我非常喜欢干这个,可是别人看不出来呀!”为什么?我告诉你,社会要求你先干了才能给你钱,你都没干那就没钱。所以你老不干老没钱,最后完了,老了以后也没钱。所以,我们说,职业的本质是什么呢?就是鸡生蛋、蛋生鸡的问题。一个人说:“我没有干的原因是给我的条件不是很好。”另外一个人说:“你都没干,我怎么给你条件呢?”社会上看问题和学校里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样的。

  在学校里,考完试以后你考了某个分数,达到了一所大学的分数线,由于某种原因,你分到某个专业里面。然后,学校认为自己有义务让你上这些课。但是这个学校、这个专业真的是你喜欢的吗?

  现在学的专业就是自己喜欢的专业的同学,在全国的平均占比是3%~4%。也就是说,大部分同学学的那个专业不是他们所喜欢的。但是学校的责任是什么?就是在你读了这个专业以后,把这些课开出来,给你们讲完,考试测试过了就完了。学校的责任不是真正对你进行职业开发。学校开始设这个专业的时候,这个专业的老师和校领导自己说服自己,自己相信自己:“其实开的这个专业是很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的,对吧?肯定是这样的。”时间长了以后,慢慢就像催眠一样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间还有一个转换,怎么转换呢?就是既然我们把这个专业开设出来了,你就要开得出这些课啊,那我们现在没老师怎么办呢?我们得弄一些老师在里面讲课。然后,对一个老师来说,他不考虑社会发展,而是考虑我得把这个课给讲出来呀,课讲完之后大部分同学考试成绩还要过得去。时间长了以后,他慢慢地就忘掉了:我们这个学校,主要不是发展课程的,而是要发展社会的。

  但是具体对每个同学来说,就要明白你到底想发展什么。职业发展是对你的未来不确定性的管制,那么我们面对的是什么?是一大堆不确定性。发展就相当于开矿,对一个煤矿主来说,如果他很清楚地知道,这个地方有一个煤矿,虽然上面盖着一个单位的办公楼,但我们现在把那个单位迁走了以后开煤矿就能挣钱。这是很清楚的,煤在哪里很清楚,目标也很清楚,这就比较确定了。

  对于很多同学来说,可没那么清晰,既不知道矿在哪儿,又不知道什么是我的矿,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矿。所以这里面,第一不知道那是什么,第二不知道在哪里,就有两个不确定性。职业发展从本质上来说是什么呢?是要把这个不确定性搞得比较确定。如果你比较确定了,那职业发展就比较清晰了。

  在你真正搞清楚之后,也许你会发现自己根本不该上这个专业来,因为你根本就不喜欢这玩意儿,或者说自己喜欢的东西,这个专业能提供的非常有限,倒是另外一个学院的那个课好像跟你的爱好有关。

[page]

  所以,上大学的时候最重要的不是考试成绩,也不是其他东西,而是搞清楚自己到底喜欢什么。当然了,当初喜欢,到后来也不见得有多么喜欢。但有谁刚刚上完大学一次恋爱还没谈过,有人跟你说反正胡乱找个男人嫁了算了,或者胡乱找个女人把她娶了算了。同样的,职业也是这样。也许我们探索一辈子都没有发现你所喜欢的职业,正像有的人也许一生中都没有遇到过真正爱的人。中国有75%左右的婚姻是维持型婚姻。什么意思呢?就是没什么爱和不爱,到那个时候,一看要“剩”下来了,找个人嫁了或者娶了算了,这种情况挺多的。有谁是一开始就想这么干的呢?初始的目标追求就是成为剩男或者剩女的人,有吗?没有嘛!“剩”下来是一个客观上的无奈结果。

  所以这种人有可能将来在职场中也是一个失败者。比如有的人一辈子想创业,他也去创了。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可能就是八字不对,创了五次业却亏了六次。实际上,在创业中真正成功的是少数,但也不能因为这样你就不干了。为什么呢?有的人,就是死也要死在创业上,这一点很明确,他就是想干创业这个事儿。所以有的时候你看到,创业烈士死在了他喜欢的事情上,就像爱情传说中有人说“我为我所爱的女人而死”一样的,他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死,他很乐意,也很高兴。

  人一旦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,他的变化是什么?他对自己喜欢的事情的敏感度会大大提高。你看,人在恋爱的时候,就会特别关注对方的一举一动,对吧?看人家鼻子稍微吸两下,他就会说:“哎呀,你感冒了吧?”旁边一堆真感冒的,他怎么没关心呢?因为这些人不是他所爱的人。晚上刚刚吃过饭,说:“怎么样?来点儿甜点?”人家说:“我不想吃甜点。”“那来点儿咸的?”……总而言之他就是非常关心她,在讨好人家。

  这就是一个例子。当你爱好一样东西的时候,你对它的关注度、投入度、敏感度都会提高,同时你为这件事情投入的资源,以及细心完善的程度都会大大提高。

  假定把这份喜爱落实在研究一个国家或地区、钻研一个领域,攻克一个课题、做一件事情上,一个爱的人和一个不爱的人,干的事是完全不一样的,一种叫奉献,一种叫应付,有很大的区别。为什么一个人做这件事情比其他人做得好?当然你可以说这个人受过训练,但我还是要把这点放在第二位。第一位是什么?是因为这个人喜欢,他有一个内在的动力想把它做好。

  我们要时时把这个问题放在自己的心头——我到底喜欢什么?我到底喜欢干什么?你的答案可以跟你所学的专业没有关系。

  我们的爱好有两种,一种叫绝对爱好,另一种叫相对爱好。绝对爱好是什么呢?从小时候到现在你都很明确。比如我从六岁开始就要当作家,这就是我的志向,上了大学我还是想当作家,但是后来没敢报中文系,因为老师说我作文不好,所以那个时候觉得既然作文不好就算了吧。但是,这是我的理想,依然很明确。

  我的第二个理想是要当政治家,作家当不上,只好当总理了,这也是很明确的。我说自己喜欢做总理,至少是喜欢当一个重要的党和国家领导人。对我来说,要做总理的话,那我应该怎样做呢?我觉得,第一,身体要好,不然日理万机吃不消,所以我要天天锻炼身体;第二,知识面要广,博览群书,所以我要看很多书。我本科是学法律的,但我读的书,一百本书里面关于法律的不超过四五本,大部分都是杂七杂八的书。为什么?治理国家嘛,涉及方方面面,各种知识都要具备,就要读各种各样的书。所以,要先看你想做什么,然后决定你看什么书。

 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,那你得找一个机会,或者间接或者直接地去体验一下,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,在其中你又喜欢哪一点。所以,神马并不是浮云,因为浮云你没法体验,神马你可以骑一骑,骑完之后你可以想想:“哎呀,我是喜欢骑马呢,还是喜欢骑驴呢?”也许你会发现,我和马不对付,但驴比较小,更好掌控,我还是骑驴得了。也就是说,是骡子是马你得拉出来遛遛,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。同学们,你们遛得太少了,致使你们连自己是骡子是马都不知道。如果不知道这点,那你就没法确定爱好了。

  我因为是农村出身嘛,所以小时候总是给羊和猪挑羊草和猪草,这两种草都叫草,但不一样。羊草一般都是尖尖的、高纤维,正常情况下人吃不下去。现在社会发展了,很多当初猪吃的野菜杂草人也开始吃了,但是没听说人现在吃羊吃的。因为羊有四个胃,可以反刍,而人只有一个胃,反刍不了。从小我就知道,圆叶子的和长叶子、尖叶子的,一种是给猪吃的,一种是给羊吃的。芦苇,羊可以吃,猪不吃。我们上海人经常吃的那个草头,猪也可以吃。羊有时候凑合吃点儿猪吃的东西,但猪基本上不能凑合吃羊的东西。这代表什么?猪和羊有各自的爱好。那同学们,如果你连爱好都没有,说明什么呢?你连一般的动物都不如。这就是绝对的爱好。

  还有一种是相对的爱好。如果你已经20多岁了还不知道自己的爱好,基本上绝对爱好的那个定型期已经过去了,但是你还有机会发现自己的相对爱好。相对爱好由两个东西来确定:第一个,就是测测你是什么人格。典型的人格是什么呢?比如我就是七型人格加二型人格,再加一点儿四型人格。七型人格是多面手,二型人格是公益人格。我经常去各个学校演讲也不收出场费,正是有这种公益人格的倾向,我干这些事情就有乐趣、有快乐。为什么?因为我就是那种人。所以如果你知道自己是哪个类型的人,你就比较容易发现自己的爱好。第二个,就是通过实际行动来找到相对明确的爱好。比如才上大学,特别是大一大二的同学,尤其要用好暑期和寒假的时间。我建议你们用一个组合的方式,暑期去实习两个月。比如大一的学生,从第二年暑期开始,还有三个暑期,那么你就有三次正式实习的机会,而你可以把寒假变成访问的时机。

  比如有的同学想考公务员,哪怕你回老家度假以后,也可以去找一些当公务员的亲友,访问一下他们平时都在干什么,平时干活的时候怎么分配工作,干活的时候有什么感觉。你在想考公务员之前,好歹要稍微知道一下公务员是干什么的,怎么干,干了有什么感觉。然后你就有了一定的资料积累作为选择时的参考,来决定自己比较爱干什么。这个时候你做的决策是有依据的,因为你有信息、有依据,所以你做这个决定是确定的。如果有一个东西你都不知道它是什么,那你对它就很不确定了。

  我经常跟别人说,我特别爱看恐怖片。到什么程度呢?我开始的时候也挺怕看恐怖片的,但是后来越来越不怕了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发现恐怖片是有规律的,比如恐怖片里面的鬼,包括僵尸在内,目前一共可以归为七种,我为每一种都编了一个号。再看恐怖片的时候我就会知道,基本上其中前三号是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恐怖片里面就出现过的,这种老派的形象一点儿也不恐怖了。等到某个片段冒出来比较新的一种鬼,比如第七号鬼,就稍微有那么一点儿恐怖。如果今后冒出一个没见过的鬼,就是第八号了。

  实际上什么叫鬼?就是你从来没见过的东西。那它为什么恐怖?因为它的高度不确定性,如果你都把它编号了,它的不确定性就大大降低了。甚至你会说:“哎呀,怎么老是这么几号啊?能来个新的吗?”这个时候才有刺激性。为什么很多人害怕恐怖片?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一个鬼,也不知道会冒出来一个什么样的鬼脸,而且由于没见过,所以更可怕。如果你都见过这些形象了,那么它们的可怕度就降低了。所以我用这个东西来理解:当我们掌握一定程度的真实信息的时候,我们的掌控力就会提高。

1.png


本文节选自袁岳的《趁年轻,折腾吧》,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出版,本章内容由黑天鹅授权创业邦独家连载



0条评论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  • 评论